關於部落格
Weed End ⇒ World's End
  • 2531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8

    追蹤人氣

『棒盟-休息室』

休息室裡傳來陣陣呻吟,承受壓力的椅子加正發出無奈的聲響。 「啊啊…別這……樣……」 一手慢慢以指頭深入對方的密地,在裡頭感受到緊窒的快感。 「啊…不要……」 趁著密地在適應手指時再度插入第二根,兩指翻攪著收縮的內壁。 「真的好緊好棒喔……」 手指傳來的觸感讓侵入的那方達到些許刺激。 「啊嗯…吾郎……不……」 「你不可以不要喔~」 吻咬住嘴唇,舌尖描過齒間的排列,勾住、捲起他不太會交纏的舌。 一手放在胸前敏感的小小突起,向外拉扯著、按壓著。 「唔唔…啊……嗯……」 這裡是棒球場的某休息室,在裡頭排列成一排的椅子被當成床來使用,而且會這樣完全都是因為某人慾望大漲,所以現在發生的事是非常情色的。 「等等…要…比…啊啊……」 又被放進一根手指,下體被填塞的滿滿感覺讓他好難言喻。 「那待會再說。」 啃咬著白皙皮膚上的鎖骨,手扣住結實的腰身,一手還在他密地遊玩,一下進一下出不斷抽動。 「不…啊啊……唔……」 壞心的再封住他的嘴,手還在那身體上游移著,跟著身體的線條來到密地前的分身,握住然後上下摩擦。 身體顫抖起來,被搓揉的觸感轉變成如電流般的快感,從那裏擴散開來。 「唔…吾……」 「我說,你太可愛實在很難停下來…」 拉出銀絲在兩人舌尖分開斷裂,滴落在白皙胸膛上,靠近那硬起的緋色小點,很快又被他用舌舔去,還過分的移到小點上,又吻又咬。 「啊啊…啊…嗯…啊……」 挑逗他一直到那緊窒的地帶開始綻放,等待許久的慾望狠狠地衝撞進去。 「啊啊啊啊啊──」 被這麼用力的進犯,就算有剛剛的潤滑還是不及這樣的作弄,眼角逼出淚水來,表示這次真的很痛。 「啊啊,對不起,壽,很痛吧。」 「你…不能…溫柔一…點嗎……」 看著眼前老是對自己強要滿足的他,這次的確是過分了一點。 「對不起,下次我會注意的。」 吻去眼角的淚水,但是他可還沒有滿足,很快地擺動起腰部動作,讓漲大分身和緊窒小穴感受互相碰觸的快感。 「慢…啊啊…嗯啊……」 「壽,這個慢不了的。」 頂撞著他的身體,那敏感的點越來越近,存在體內的抽動讓人輕飄飄的。 「吾郎…再多…一…啊……」 「啊…嗯啊……」 集中在下腹的灼熱感再一瞬間爆滿,從面到線最後全變成一點。 沒有猶豫全都宣洩出來。 「啊啊啊啊啊啊────」 接受那份激情的液體,讓他也被帶到高潮,微抖的雙腿無力的只能讓他靠在對方身上。 「壽,你好棒。」 舔著耳垂,撫著光滑的肌膚,滿足的在他耳旁細聲說。 「好累…等一下還要比賽…我……」 「你不用來蹲捕了,我叫後補上來。」 看他的樣子根本不可能應付比賽,雖然有點可惜但是這是他自己造成的,沒得抱怨。 「你幹嘛要在比賽前這樣啊……」 打著他的胸膛,被摟著的人非常不諒解他。 「慾望來了沒辦法。」 「最好是啦!」 捏了他的臉頰,推開手想去撿起被丟在地的衣物,沒想到沒有站好整個人往地上趴下去。 「壽!」 沒有和地面親吻是因為他把自己當成肉墊,躺在他身上一點痛都沒有。 「謝謝……」 「吶,壽……」 看向他,趴在胸膛上的人不太知道他想要說甚麼。 「我又硬起來了…」 腹部的確有某個頂著他而且就是剛剛才從他身體裡退出的東西。 「不會吧?吾郎,你不會還要……」 「再一次?」 「不要!」 馬上從他身上爬起卻又被手臂強拉回去,壓上他的吻,舌尖又開始在口中亂竄,被緊扣住的腰身想扭動擺脫他,但在他眼裡像是討逗他。 「唔……」 「這次從後面?」 扳過他的身體,讓他正面貼在更衣櫃前,將結實的臀部對著自己。 「吾郎你…不要……」 「啊啊……」 剛剛深入過了所以這次很快就能讓分身順利進去,沒有告知就直接放進他體內。 「啊啊…嗯…啊啊啊……」 規律的擺動起來,前前後後不斷撞擊他,一手緊抓細緻的臀部,一手把玩著前面半挺的圓柱體。 「呼啊…啊啊…吾……」 消逝去的情慾又再被激起來,被這樣的作弄感到無比舒服。 「壽,喊我的名字。」 舔舐著頸膀,一邊擺動下體一邊挑逗著他。 「…吾郎…啊啊……」 「說你要我。」 加快抽動的動作,每一次內壁被磨擦就帶來更多酥麻的快感。 「…我…要你…啊啊……」 「說愛我。」 頂撞的動作讓被兩個男人推壓的衣櫃都有點不穩,夾在衣櫃和他中間的他更加無法動彈。 「…我…愛你……」 一抹笑意浮上臉來,最後抱起他的腰讓人有點懸空再用力往下靠,那股高潮就這樣被撞了出來。 「我也是喔…壽。」 被二次進犯的人早就累得昏睡過去,攤在他懷裡沒有答話。 「欸!茂野呢?比賽要開始了,連佐藤學長都沒看見欸?」 休息室外傳來騷動,他起身整理一地殘局,抱起他沖乾淨身體接著擦乾了換好衣服讓他躺在一旁休息,然後打開門跨步出去。 今天他有預感,應該會是場無安打的完全比賽。 (完)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